搞笑鬼故事,搞笑鬼故事笑死人的!

早先,有两个人,一个叫阿尔格托,虽说家境贫寒,但他心地厚道,对穷苦弟兄们,乐于相助。

另一个叫库其托,虽说牛马成千上万,但没有一个穷人去接近他,因为他为人心肠狠毒。

有一天,阿尔格托的一头花犍牛,进了库其托的燕麦地里。

于是,库其托跑过来,用镰刀把这头花键牛的后腿筋给割断了。

阿尔格托二话没说,只好心疼地牵回牛。他采集各种野草熬成药水,给牛治好了筋伤,又开始用它套犁耕地。

库其托看到阿尔格托的花犍牛没死,总想再下毒手。

一天夜里,他悄悄来到阿尔格托的房后,放了一把火就跑了。

阿尔格托和他妻子跑出来,从浓烟火海里抢救出心爱的花键牛。

这时,火越烧越旺,东邻西舍的人们,急忙赶来,好容易把火扑灭了。

但是,房屋经烧成了一堆灰烬。第二天,屯里的穷人们,全都动起手来,有捐木料的,有献苫房草的,很快就给阿尔格托盖起了一所新房子。

库其托见到大家给阿尔格托盖了住房,心里更不舒服了。

搞笑鬼故事,搞笑鬼故事笑死人的!

他领上几个爪牙,来到阿尔格托家,说道:“头几天,你的房子怎么着了火啦?你没被烧死,这比啥都强啊!”

阿尔格托说:“是啊,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来放的火!要是没有这头花键牛叫醒我,我两口子就被烧死了。说也怪,我这花键牛,近两天来,它力大惊人,拉东西要顶十条键牛,真是一头神牛啊!”

库其托一听花键牛变成神牛了,很想弄到手。便说:,“老弟,我拿十条大键牛,换你的花键牛!”

“那怎么行啊,花犍牛是我最心爱不过的!”不库其托说来说去,还是用十条键牛换去了阿尔格托的花键牛。

库其托想试试花键牛的力气,到山里把木柴车装得直冒尖,然后让它拉。

可是,花键牛不但不给拉,而且干脆趴了下来。库其托怒发冲冠,就把花键牛一斧劈死。

于是,他直奔阿尔格托家来,拉着阿尔格托就往外走。到了山里,他把阿尔格托装进一个皮口袋里,挂在一棵树上,气愤愤地说:“好小子,火没烧死你,现在我要把你投进海里去!”说罢,他就回家吃午饭去了。

阿尔格托将皮口袋捅出个窟窿,贴耳一听,没啥动静。他正从窟窿往外望着,琢磨脱身之计,忽见一个骑着马的土匪,从山上赶着一群羊下来。

于是,阿尔格托便大声招呼,“喂!大哥你赶着羊到哪儿去呀?”

听到这喊声,土匪吓了一跳。他走到树旁一看,上头挂着一个皮口袋,里面有人在动弹。

土匪奇怪地问道,“你钻进皮口袋里干什么呀?”

阿尔格托告诉他说:“哎,有啥瞒你的,老弟是个残残疾人,手脚麻木,耳聋眼斜,又是个歪嘴。我跑遍了山林,找到了这棵神树,钻进这神口袋,现在还不到两袋烟的工夫,我的五官四肢差不多全治好啦!”

土匪赶了几天几夜的山路,眼睛布了一层血丝,快要看不见东西了,浑身麻木得也将失去知觉。听说这神口袋速治百病,高兴极了,就对阿尔格托说:“喂,你快出来,让我进去坐一会儿吧!”

“不行啊,你稍等等,我还得坐一会儿哪!”

“他妈的,快出来!不然我要给你尝尝厉害啦!”说着,他等不及了,便下马爬上树,解开口袋绳,把阿尔格托拖了出来,自己钻进里面坐着。

阿尔格托出来后,把口袋绳绑紧,跳下树,骑上土匪的马,赶着羊群回家来了。

库其托酒足饭饱之后,又来到山里,拿下挂在树上的皮口袋,背上就走。

可是,土匪却大喊大叫:“你是什么人啊?为啥要背走我?神口袋还没治好我的病哪!”

库其托调过头来,狠狠地骂他,“阿尔格托,这回你休想逃生啦!我库其托,再不上你的当你有什么话,到阎王那里说去吧!”

土匪听了这话,越想越不对劲儿。他又结结巴巴地喊开了:“我不是阿尔格托,你快把我放出来吧!”

“他妈的!现在你又不是阿尔格托啦。今天你就是库其托,老子也得把你扔进海里喂王八!”

就这样,库其托把土匪当成他的冤家阿尔格托,“噗嗵”一声,把他投进海里,洋洋得意地回来了。

搞笑鬼故事,搞笑鬼故事笑死人的!

第二天,库其托又想霸占阿尔格托的妻子 ,他三步并两步地跑来了。可是,他一进大门,就看见满院子是白花花的一群羊。阿尔格托笑面迎见了他。

库其托愣了一阵,问道,“阿尔格托,你怎么还活着? 你不是昨天被我扔进海里了吗?”

阿尔格托笑道:“你说对啦,我被你扔进海里 ,正赶上龙王大庆寿辰的喜日。龙王下令:在十天之内 ,海水不但不淹死被投进海里的任何一个人,而且还要赏赐羊群。现在呀 ,海底尽是羊群,龙王说我是穷人,只给了这一百只羊。”

库其托信以为真,央求阿尔格托,“现在你把我装在皮口袋里,也投进那海里去吧! 我是个富人,龙王会赐给我上万只羊的。 到那时候,我分给你一部分羊就是了。”

阿尔格托摆出迫不得已的样子, 只好按库其托的恳求,把他装在皮口袋里,背到海边,扔进了海里。

可是,库其托变成淹死鬼后, 仍不甘心,跑到阎王那里告状说:“阎王爷啊,人间有个阿尔格托,他害富人非浅。富人们只恨他不早死!”

阎王听了他的诉苦,立刻把风鬼叫到跟前:“现在你到人间去,把那专害富人的阿尔格托给我叫来!”

风鬼立即奉命跑出阴曹地府,来到人间四处寻找阿尔格托。

阿尔格托早就知道库其托死后会去告状的。他把房子凡是透风的缝隙,都用泥抹得严严的,只在窗户上留有一个小眼,手拿猪尿泡,对准小眼等着风鬼的到来。

风鬼总算找到了阿尔格托的家。但它找不到进屋的一个缝。后来,它只好站在窗前喊:“阿尔格托,你怎么不开门窗呀?我有个事要当面告诉你!”

“我病重呢,只能躺在炕上,不能起来开门窗啦!你若有事见我,就从这窗户眼进来吧!”

风鬼急得没办法,从窗户眼往里一钻,正好钻进了猪尿泡里。

阿尔格托把口子拴死之后,送给孩子们踢着玩儿。风鬼被装进猪尿泡里,只好被孩子们踢来踢去,怎么也钻不出来。

猪尿泡滚到阿尔格托脚边,风鬼在里边哭着求他:“阿尔格托,你饶我的命吧!孩子们快要踢死我啦!”

阿尔格托说:“你还来叫我去见阎王不?”

风鬼连声发誓:“哎呀,别说我不再来叫你,我让我的子孙也不来叫你哟!求你留我这条小命。”

阿尔格托饶了风鬼一死,把它放出了猪尿泡。风鬼回到阴间,把它的遭遇哭诉不绝。阎王听了,召集众鬼,问道:“若是你们谁能把阿尔格托叫来,我将给它封官厚赏!”

牛头鬼听了,向前跪奏,“让我去吧。阿尔格托就是三头六臂,我也能把他带回来。”

阎王点头允许了。阿尔格托放走风鬼以后,便预料到牛头鬼会来的。

这一天,阿尔格托自己驾着套,让妻子扶犁耕地。不一会儿,牛头鬼找到地里来了。

“它摇头晃脑地站在阿尔格托旁边,厉声喝道,“阿尔格托,阎玉叫你快去一趟呢!”

“哎呀,我的牛头神哪,可怜可怜我吧。我一去准是马上回不来,家里留下老婆孩子,到秋没吃的,会饿死呀!让我耕完这块地吧!”

牛头鬼被阿尔格托称为牛头神,高兴得把来时的怒气消了大半,话头也变了,问道,“你怎么不使性口耕地?”

“咳,我穷得眼看要活不成了,哪里还能买得起性口,你没看我穿的,一年到头,就是这套衣服,破破烂烂的,富人家的抹布也比我这衣服强三倍呀!”说着,阿尔格托又咬着牙拉起犁来了。

牛头鬼等得直着急。它说,“来!你把我套上犁,我帮你赶快耕完这块地,咱们好块走,阎王正等着你呢!”

于是,阿尔格托套上牛头鬼后,用粗绳把它绑得紧紧的,拿好犁把儿,耕起地来。不大工夫,牛头鬼累得直伸舌头,呼呼大喘,汗流地垅。

可是,阿尔格托挥动长皮鞭,一个劲儿地抽它拉犁。牛头鬼明白了自己上了阿尔格托的圈套,皮肉都被抽出血来,想挣脱又挣脱不了,只好下跪求饶。

阿尔格托看牛头鬼已经老实了,便解开绑绳放了它。

搞笑鬼故事,搞笑鬼故事笑死人的!

牛头鬼带着满身血伤回到了阴间。阎王见牛头鬼没带回阿尔格托,气得鼻孔直喷青烟。

阎王不但没给牛头鬼什么官禄,还罚打它五十大板,后来,阎王就决定亲自来捉阿尔格托。这时,马头鬼出面请奏:“大王不必亲自出马。俗话说:‘杀鸡焉用牛刀’。我去把阿尔格托传来吧!”

阎王一想,觉得也对,便让马头鬼去了。阿尔格托放走牛头鬼以后,拉着车进了山。

当马头鬼来到山里时,阿尔格托已经装好一车木柴,自己满头大汗地往回拉着。马头鬼不声不响地跟在他车后头,跟了半天也没走出多远。

于是,马头鬼凑到阿尔格托身边说:“啊,今天你跑到山里来了,你以为我找不见你吗?快放下车,跟我去见阎王!”

阿尔格托停下脚步,告诉它:“说实在的,因为知道你来找我,所以我就忙着给家里备柴呢。我把这车柴拉回家,卸完就跟你去!”

“嗨,你慢腾腾地什么时候拉到家!快扔下你这车木柴,跟我走吧!”

阿尔格托朝天长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可惜呀可惜!要是我的花键牛还在,那我何必自己拉车呀!我那头花犍牛,看起来个子不大,力气可真不小,拉东西,什么马也顶不过它!”

马头鬼听着听着,很不服气:“阿尔格托!你大概没使过马吧?看来,马有多大力气,你是一点儿也不知道。现在我给你拉吧,看我的力气比牛大不大。”

阿尔格托谢绝说:“不用啦,还是我自己拉吧,你会累坏的。”

马头鬼气道:“你少来废话!快套上我,早拉到你家门口,咱们好一起早点走哇!”

于是,阿尔格托照马头鬼的话办了,马头鬼为了显示它的力气,果然出大劲儿拉着车子。

阿尔格托跟在车后边,打起火镰盒来。

马头鬼听到车后有“咔嚓咔嚓”的响声,问道:“喂!阿尔格托,啥东西在咔嚓咔嚓响啊?”

阿尔格托又回答说:“你不知道,在我们人间,有种咔嚓鸟,一见来往车马,它就咔嚓咔嚓’地叫唤。”

说着,他把车上的木柴点着了,发出了“呼呼”的声响。

马头鬼又奇怪地问:“喂!阿尔格托,什么东西在呼呼响呢?”

阿尔格托又回答它:“你不知道,在我们山里,又有一种鸟,名字就叫‘呼呼鸟,一看过路车辆,它就那么叫个没完。不过,它不属于歌鸟,叫得挺难听!”

说话间,车上的木柴烧到马头鬼的屁股上了。马头鬼吓坏了,好容易挣脱掉。但是,它已经被火烧得焦头烂额,浑身黑糊糊的。

阎王见马头鬼的惨状,气得肺腑都要炸开了,决定这回要亲自来捉阿尔格托。

阿尔格托为了对付阎王,糊成一个纸鞍子,两边配挂三层镫子,备在一口老母猪背上,等着阎王的驾到。

刚吃罢早饭,阎王骑着千里驹,来到阿尔格托家。阎王一下马,就见着了拴在大门口的备有鞍子的老母猪。他看了又看,还是摇头晃脑不清究竟是什么怪物。

阿尔格托见阎王驾到,迎出屋来。

阎王说:“阿尔格托,快跟我走!”

阿尔格托指着老母猪说:“阎王老爷,请您先走一步吧。骑上我这神驹,眨眼间就能追上您。我要是蹬了下层镫子,那就可以从地下穿过;蹬上中间的,便可在地上疾驰如风;假如使用上层镫子,那就可以在空中飞驰!”

阎王听了这话,确信无疑地说:“阿尔格托,咱俩换骑各自的神驹吧!”

阿尔格托不得已地说:“哎,既然您想换骑,那我怎么能说不行啊!不过,我这神驹怕生人,你得换穿我的衣服。”

阎王依言照办了。阿尔格托骑上阎王的千里驹,一溜烟似地跑了。阁王跨上老母猪,刚蹬上层镫子,“哗啦”二声,鞍镫全都坏了,老母猪惊得蹭墙跑起来,把阎王摔了个嘴啃泥!阎王又恼又羞,急忙爬起,只得步行往回返。

阿尔格托骑着阎王的马,穿着阎王的龙袍,来到阴间大殿,登上宝座,立即训令众鬼:“后面徒步赶来的,就是那可恨的阿尔格托!不管他说什么,别放进宫来,要在门外把他打死!”

于是,众鬼个个拿着棍棒,等在门口,特别是吃过苦头的风鬼、牛头鬼和马头鬼,把阿尔格托恨得咬牙切齿。

不多时,身穿阿尔格托衣服的阎王,气喘如牛地跑着回来。

众鬼们一见就红了眼,抡起棍棒,蜂拥而上,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就把阎王当成阿尔格托打死了。

接着,阿尔格托把众鬼们锁在宫里,放火烧了起来。只有少数鬼将鬼兵逃了出来。于是,阿尔格托怀着胜利的喜悦,回到人间,又和穷苦兄弟们过着勤劳的生活。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wenyou.com/157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