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三数学题目及答案二次函数,初三数学题目及答案解析!

蓉蓉:

我都安顿好了,正趴在教室里给你写第一封信。

原来以为大学里没有固定教室,但是滨大在大一大二时还保留固定教室,真让人失望。

学校真大,得有咱们杨庄和宋庄两个大。学校里环境很好,到处都是绿树成荫,花园小径。可是,没有你的大学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我们宿舍八个人,高矮胖瘦奇形怪状,也就只有我还算是帅哥吧!班里的女生也是猫不叼狗不啃的,不及你万一。不过,今天下午见到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女孩子,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!

我不是给你说过,要找份家教来做吗。那天没事我在学校转悠,一根贴满牛皮癣的电线杆子上看到了一张找家教的小广告。手写的,笔迹歪歪扭扭,还是刚刚贴上的,我找公用电话打了过去。

一个小姑娘接的电话,竟然让我马上过去。我稍微有些犹豫,心说这也太简单了吧!但我必须得去,哪怕不行,也是一个机会呀!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女孩子,长得跟你可像了。当时我都吓了一跳,心说你怎么来了呢!

唉!我想,我是太想你了!

女孩子自己在家,也真够大胆。幸亏咱是正人君子,要是个坏人,你想想,长得跟你一样好看,一个人在家,那多危险啊!哈哈!

女孩子叫徐子璐,刚上初三,让我讲了个数学题,考察了我一下。你说,咱这么厉害这么聪明,应付初中数学还不是小菜一碟。不过,女孩子说所有的课程全部要辅导。

这也难不倒我,是吧!我心说太好了,看样子能多挣点钱了!只是军训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担心时间上不好安排。不过,看那小姑娘的样子,好像家里人都不知道她找家教,到底家长是否同意还不知道呢!但愿能顺利!

不说我了,你怎么样?同学们还都适应吗?其实也无所谓了,最关键的是你要调整好情绪,对你来说,这都不是问题!记住,有我呢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在你身边!

亲亲你!

还有,我随时会给你写信,你不必着急回,不要占用你的学习时间。我这边你放心,我玩得很好呢!

1995年9月5日

滨子

放下笔,杨滨心情愈发不好了。

本来,郭蓉蓉是要保送滨大。可是高考报名都结束了,她的保送资格却被人举报了。据说是一个学生家长不依不饶到处反映,认为有猫腻,不公平,学校暗箱操作。再联想到郭蓉蓉的父亲是镇党委书记,难免让人往这方面想。

学校方面为了息事宁人,只得终止了郭蓉蓉的保送资格。这一来,直接断送了郭蓉蓉保送滨大的命运,也断送了杨滨跟郭蓉蓉一起在滨大学习的念想。本来,以郭蓉蓉当时的学习成绩,考滨大虽然有些难度,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再不济也可以考个同城的大学在一起啊!

可现在,郭蓉蓉不仅不能保送,还因为错过了报名,连高考也无法参加。

那段时间,郭蓉蓉的心情之差可想而知。杨滨也是为蓉蓉沮丧,他恨不能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甚至想陪着蓉蓉一起复读一年。

没有了郭蓉蓉的滨大,杨滨觉得了无生趣。

美好的校园环境,新鲜的学习生活,陌生的男女同学,每当杨滨对这些感到兴奋的时候,郭蓉蓉没上滨大的现实,总会让他陷入沮丧之中。

杨滨心烦意乱地收拾好东西,准备离开教室,回去吃晚饭。这时教室里还有个女生坐在前面,好像也要收拾书包准备要走。

“喂,你知道门锁在哪吗?”杨滨一只脚刚迈出教室门口,女生喊了一声。

杨滨回头,见这个女生羞怯地看着他,显是有些不好意思,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杨滨只得回去,跟她一块儿找教室的门锁。

这时,杨滨才发现,女生好像有点面熟。哦,对了,是刚到学校报到那天,办手续的好多环节两个人好像都在一起。女孩子有一次忘了拿包,还是杨滨提醒了她一下。没想到,两人竟然是一个系一个专业一个班。

门锁就在讲台的桌洞里,杨滨很容易就找到了。想起这位女生在开学报道的那天丢三落四的样子,杨滨心说这女的是有点傻笨。

已经找到了门锁,杨滨顺手把门锁好了。

学生宿舍都在校园的最北头,女孩子应该也是回宿舍,两人走的都是同一个方向。

按说都是同班同学,作为男生,杨滨应该主动跟女生搭讪几句。但他刚给蓉蓉写完信,心情有些不好,不愿说话,自己闷头往前走。

滨大地势北高南低,是依山而建的一所大学。前几年校园主体只在山脚下,随着规模不断扩大,现在正向山坡挺进。学生宿舍在北面,所以杨滨两人是一直上坡,也是一条回宿舍的主干道。看路牌,叫做攀登路。

正是晚饭时候,学生们三三两两从不同的岔路汇聚到这条上坡的主路。

杨滨下意识地往后看了看,发现刚才的女同学正紧紧跟在自己后面。因为是上坡,对方又想尽量追赶自己的步伐,脸庞发红,有些气喘。

杨滨有些不好意思,站定了身子等她,“我叫杨滨,你呢?”

女同学正在低头走路,听杨滨说话,先是吓了一跳,脸上接着飞起一片红晕,小声说道:“我叫苏敏。”

杨滨“哦”了一声,这两天上课点名的时候,听到过这个名字。他放缓了脚步,跟苏敏一起往上走,只不过两人之间还是有段距离。

在大学里,一男一女要是肩并肩走在一起,估计就是男女朋友了。现在这条路上,这样的男女为数不少,有些拉着手靠着肩膀很亲密的样子。

杨滨叹了口气,心想要是蓉蓉在,他们也完全可以这样。初中偷偷摸摸,高中遮遮掩掩,到了大学总可以旁若无人了吧!

苏敏好像有些顾忌,她看了看周围。

滨大校园里到处都是台阶和坡路,偶尔有几条平坦的大路都在校南门办公大楼附近。再往北走,以这条斜坡路为界,一东一西分成了两片泾渭分明的区域。西边是男生宿舍区,东边是女生宿舍区和学生食堂。

这段路可够长的,本来按照杨滨的速度早就走到宿舍了,但现在他得照顾着苏敏的节奏,要不然也太没礼貌了。

终于,在路东侧通往女生宿舍的台阶拐角,苏敏双手抱着书包站定了,有些羞涩地说:“我到了,就是上面这栋楼。”

“哦,咱们班女生都在这栋宿舍是吧?”杨滨抬头看了看。

“是啊,这是14号楼。从我们宿舍窗户里就能看见1号食堂。”苏敏说道。

“我们住在5号楼。”杨滨指了指西边的那栋楼。

西边的地势明显比东边低不少,落差很大。每次去食堂打饭,男生们都要上台阶爬坡去食堂,右手边就是14号楼。

“我走了啊。”杨滨看着苏敏站着不动,两人也没啥可说的,于是说道。

“哦,再见!”苏敏赶紧说着,朝杨滨摆了摆手。

这个女孩子真有意思,动不动就脸红。杨滨心想。

杨滨回到宿舍的时候,舍友们都两两打来饭菜开始吃饭了。老大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他,讪笑着说回来了啊?

宿舍八个人,第一天晚上大家就按年龄大小排了序,因为接触时间短,杨滨只记住了老大、老二和老幺,后来大学四年,也就这三个顺序喊得最多。比如杨滨的第二小,平时很少有人喊他小七。

因为学校食堂里打饭分了饭菜两个窗口,往往要排两队,所以宿舍几个人就商量着两人搭伙吃饭。那天分伙的时候,正好杨滨不在,再加上宿舍的老二不愿意跟别人搭伙,杨滨便成了孤家寡人。

作为宿舍的老大,尉大勋总觉得对不起杨滨。所以,今天见杨滨自己回来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自己打饭是有点麻烦,可好处是不用互相迁就。杨滨喜欢简单,巴不得这样。

另一个没有入伙的老二,比杨滨还要独来独往。他家就在平远市,看穿衣打扮就知道家庭条件很好,人长得白净高大,帅帅的样子。但有一点,言谈举止中总是带着城里人的优越感,对来自滨海地市的农村孩子很有些看不上眼。

杨滨暗自庆幸,心说也亏了没跟他搭伙。

去食堂还真的要经过苏敏她们的14号宿舍楼后面,杨滨拿着饭盒晃悠着走过的时候,下意识地往上看了一眼。

这时,后面有几个人说笑的声音。

杨滨回头一看,是对面315宿舍的几个同班同学。其中一个还是宿舍里的严老大,这会儿正一边走,一边玩着篮球。

“你看这高个,不打篮球真浪费!”一个秃顶的家伙,看起来得有四十好几的样子,取笑杨滨道。

杨滨笑了笑,等着他们走近。

严老大把手中的篮球朝他扔了过来。

杨滨一手拿着饭盒,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接过了篮球。

“咦,有点意思!”严老大惊讶道。

正所谓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杨滨接球的姿势,拿球后流露出的气势,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。

“系里要进行篮球选拔赛,你应该算一个!”严老大走了过来。

杨滨不置可否,他想起了郭蓉蓉的警告:到了大学不准打球!不准玩单杠!只准唱歌!

郭蓉蓉担心女孩子会因此喜欢他,但是唱歌不要紧,因为杨滨五音不全。

虽然是戏谑的警告,却可看出郭蓉蓉对他的紧张。

不仅如此,郭蓉蓉还经常后悔,说忘了不给你吃好吃的了,个头窜了这么高!我宁愿你还是那个小矮个!

谁也想不到,原来在小学初中都矮同龄人不少的杨滨,在高中的两年,个头一下子窜到了185cm。

打篮球又棒,学习又好,长得又帅,让郭蓉蓉很有压力。

想到这里,杨滨不由笑了,他嘴角向上牵动,形成了很好看的弧线。

“行啊,到时候看情况吧!”杨滨笑了笑,把球扔给了秃顶的同学,几个人一起往食堂走去。

秃顶的同学姓刘,严老大他们都喊他刘阿毛。他人长得老相,其实也就比杨滨大一岁。

杨滨有些感慨,都是同学,310宿舍的气氛跟315宿舍的气氛大不一样,这才几天啊,严老大他们宿舍都已经互相喊起了外号!

“走啊,一块儿到楼上吃呗!”严老大喊着杨滨。

“楼上?”杨滨纳闷道。

“楼上是小炒,有桌子有盘,不用拿饭盒,偶尔还有俊男美女。”刘阿毛嘿嘿笑道,他声音刺耳,眼神迷离,满脸淫荡。

“哦,不了,我就在底下打饭就好。”杨滨敲了下自己的饭缸,婉言谢绝。

楼下的饭菜也挺好,最起码比高中的食堂好多了。馒头暄和,炒菜的品种也多,虽然也是大锅菜,吃起来有滋味多了。价格也还好,菜价从八毛到两元不等。要是赶上窗户里的服务员心情好,每天也能吃点肉了。

楼上小炒固然好吃,但以杨滨的经济条件,难以承受。

这两年,虽然姐姐杨丽在外地打工也能往家里寄钱了,可是爷爷奶奶三天两头生病吃药,家里一直是财政吃紧,比以前好不到哪里。

再加上杨滨上大学,学杂费一下子拿了3000多。照杨聚财媳妇的话来说,自从她嫁进杨家门,始终就是掰着手指头过日子,从没有过一天松缓日子。

可儿子上大学是大事,除去学杂费,这第一学期给他准备了450块钱的生活费。450块钱,是杨滨长这么大,第一次可以自己支配的巨款。可仔细算来,一个学期四个月,每个月连吃饭带别的支出最多花100块钱,亏了学校每月还有39块钱的补贴。

但对杨滨来讲,必须掰着手指过日子,能省就省。再找份家教,手头还能宽裕一点。

宿舍里同学们都吃完了饭,正商量着去教室或者去图书馆等等。杨滨坐在下铺自己闷头吃饭,想着那个要辅导的女孩子。

徐子璐这个初中女生,好像有点不靠谱,家里人都不在,竟然敢让一个陌生的男人到家里去。这倒在其次,她自己找家教父母同意吗?

杨滨甚至想,钱不钱的倒无所谓了,看在她长得像蓉蓉的份上,免费教也可以。可现在快一周了,自己也打过两次电话,女孩子留下的电话始终没人接。

正想着,只听见楼下宿管的女人大声喊:“310宿舍,杨滨—杨滨—电话。”

宿管有两个女人,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年轻姑娘,大家分别取名舍管刘大姐和舍管林小妹。

舍管大姐的嗓音很特别,加上楼道里空旷,经常会听到她喊人接电话的声音,估计就是最顶层5楼也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杨滨听得清清楚楚,赶紧放下饭缸,几个箭步冲到了楼下。

“我靠,你慢点啊!”舍管大姐见杨滨两个大步迈下楼梯就到了窗口,不禁吓了一跳。

“喂,明后天上午九点来我家。”徐子璐的声音淡淡地,没有一句废话。

“好!”杨滨喘了口粗气,还想试着问一句多少钱呢,对方却挂了电话。

杨滨拿着电话愣了一会儿,不由摇头苦笑,这小女孩倒是很个性。

“这就完了?”刘大姐瞥了他一眼。

杨滨讪笑了一下,说了声谢谢大姐。说实话,他真没想到,男生宿舍竟然是女人做舍管,更没想到,这位大姐跟了他们四年。而且还就是他杨滨,跟这两位舍管混得最熟。

这不,杨滨刚刚回宿舍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就着菜汤咽下肚子,舍管大姐又开始喊了,“310杨滨,有女生找你!”

“哦,知道啦!”杨滨受大姐感染,大声应道。他喊完才纳闷,女生来找自己?谁啊?别说是女生,就是男生他也想不出是谁?

杨滨狐疑着走下楼梯,看见了一脸激动眼睛闪光的黄蕾。

“你看看,幸亏刚才你下来一趟,要不然光说找经贸系的杨滨,我还真找不到人!”还没等两人说话,大姐得意又不耐烦地说道。

这姐们就是话多,杨滨看了她一眼,没准备搭理她。倒是黄蕾笑着说谢谢大姐啦。

“你咋找来了。”杨滨也有些惊喜。

“你不找我,我只好来找你了。”黄蕾的眼睛还是那么亮。

杨滨上下打量了她一下,经过了一个暑假,黄蕾这个假小子似乎变得有点女人味了。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wenyou.com/150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