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词范文长辈农村篇,悼词范文长辈女氏

萧殷逝世39年祭2

萧殷同志追悼会悼词

1983年9月10日,萧殷同志追悼会在广州殡仪馆隆重举行,在追悼会上,时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,广东省文联党组副书记杜埃至悼词。

悼词范文长辈农村篇,悼词范文长辈女氏

萧殷同志追悼会悼词

悼词全文如下:

中国共产党党员、忠诚的无产阶级文艺战士、著名现代文学评论家、作家、中国作家协会理事、广东省政协委员、广东省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副主席兼分党组副书记、中国广州笔会中心理事、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兼职教授萧殷同志,长期患病医治无效,于一九八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四时五十分在广州不幸逝世,终年六十八岁。

萧殷同志原名郑文生,一九一五年农历八月十六日出生于广东省龙川县佗城竹园里。幼年丧父,家境清贫,靠当店员的哥哥和几个教师帮助,才得以念完初中。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六年,他在龙川小学当教员,后来到了广州考上美专国画系,一面读书,一面以主要精力从事文学创作。他十七岁开始写作,短短几年间就发表了反映城乡劳动人民悲惨生活的小说《疯子》、《乌龟》、《倒闭》、《沦落》、《灾》、《车夫阿火》等三十多篇,用过的笔名有萧英、何远、黎政等。一九三六年他参加了进步文艺团体“广州艺术协会”,并在香港《珠江日报》发表杂文,猛烈抨击蒋介石的反动统治,揭露旧社会的腐败黑暗。同年十月,为了避开反动当局的搜捕,他去了上海。

抗战开始,萧殷同志参加了“上海防护团”,任战地记者。从上海撤退后,在汉口与范长江同志一起编辑《新闻记者》月刊。一九三八年八月,他到了延安,在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。同年十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一九三九年,他被调去华北敌后,任太行山新华日报》编委兼通联科长,活动于太行山、冀南平原一带,发表了控诉日寇血腥暴行的报告文学《井屹塔的血》等作品。一九四〇年春,萧殷同志在冀南战争中负伤后转回延安,在中央研究院任文艺研究员,并在中央党校学习,后在党校四部任教。抗战胜利后,在张家口新华社任编辑科长、《晋察冀日报》编委兼副刊主编。一九四六年和谈期间,任北平我党党报《解放三日刊》及新华社北平分社采访部主任。解放战争时期,在华北联合大学文学系任教,主讲《创作方法论》课程。一九四八年八月任《石家庄日报》副总编辑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萧殷同志历任《文艺报》主编,《人民文学》编辑部主任,中国作家协会青年作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文学讲习所副所长,并兼任中央美术学院文学教授。一九五八年调广州后,任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兼中山大学教授。一九六〇年十一月起任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副主席、党组副书记及《作品》月刊副主编。这期间,他深感当时文艺评论上存在庸俗社会学倾向的危害,曾在《羊城晚报》副刊上主持了对长篇小说《金沙洲》的讨论,这次讨论时间长达七个月,收到良好的社会效果。一九六三年八月,调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宣传部文艺处处长,直至文化大革命。

在十年动乱期间,萧殷同志被残酷迫害,身心受到严重摧残,但他坚贞不屈,对林彪、“四人帮”的倒行逆施无比憎恨,对他们搞的瞒和骗的文艺深恶痛绝。他刚被“解放”出来不久,为了帮助青年作者澄清一些被“四人帮”搞乱了的文艺思想,他不顾个人安危,在清远召开的一个全省性的创作学习班上,公开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。他还在十平方米的斗室里,悄悄地重新撰写在“文革”中已失去手稿的《创作论》,到一九七五年秋,他已为《创作论》写出了一百六十多个题目的内容纲,正待动笔写作时,“四人帮”又猖狂起来,他也不幸病倒,进了医院。周恩来总理逝世的噩耗传来,他悲痛欲绝,在“四人帮”疯狂镇压“四五”运动的血腥日子里,他更是义愤填膺,在悲愤中把已经写了几万字提纲的《创作论》手稿焚毁了,对“四人帮”发出无声的抗议。

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萧殷同志虽然疾病缠身,却焕发了革命青春,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顽强的毅力投入了工作和创作,为发展我省的文学事业付出了巨大的精力。

解放三十多年来,萧殷同志的主要精力是放在编辑刊物、从事文学评论和培养青年作者方面。他在主编《作品》月刊期间,坚决贯彻党的文艺方针,坚持文学的党性原则,提倡革命的现实主义,批判极左的思想流毒,注意团结老中青作家,力求使刊物能够反映新时期的时代精神,具有鲜明的个性和广东的地方特色。他非常关心青年作者的健康成长,对他们既严格要求,又热情扶持,积极培养文学的新生力量。他常说:“年轻人是我们事业的希望,我能够为他们做点事情,也算尽自己的一份责任。”无论是在医院的病床上,还是在自己家中,他都经常热情地接待来访的青年作者,像挚友似地和他们促膝谈心,和他们一起讨论作品。在他的桌子上、床头边、抽屉里,到处堆放着一叠叠的青年习作。他经常以病弱之躯,躺在病床上给青年看稿,用工整的笔迹在稿子上写批语,给作者写回信,帮助他们了解自己创作上存在的毛病和问题,一字一句,都倾注着他的心血,表现了老一辈作家甘当“人梯”的崇高精神。

近几年来,他的肺心病越来越严重,肺功能越来越差,加上经常吃不下东西,身体衰弱到了极点。但他仍然时刻关心着党的文学事业,仍然孜孜不倦地辅导青年作者。他是以一个共产党员高度自觉的政治责任感,以自己日益衰弱的生命之光,为后来者照亮着前进的道路的。

萧殷同志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的文学评论家。他对党的文艺方针政策,对马列主义的文艺理论,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基本原理,对革命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和艺术规律,都有着深入的研究和精辟的见解。他在解放后已经出版的著作中,有小说散文集《月夜》,文艺理论和评论集《论文艺的现实性》、《生活思想随笔》、《论 文学与现实》、《怎样写新闻消息》、《与习作者谈写作》、《给文艺爱好者与习作者》,《谈谈写作》、《鳞爪集》、《习艺录》、《论生活、艺术和真实》.《谈写作》、《给文学青年》、《萧段文学评论选》等,长达六十万字的自选集,正在编辑出版中。

萧殷同志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党的十二大以来的路线、方针和政策,坚持四项本原则,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,能够正确地开展文艺上两条战线的斗争。他热爱祖国、热爱人民、热爱社会主义,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,任劳任怨,对工作严肃认真,一丝不苟。他襟怀坦白,光明磊落,刚直不阿,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。他遵守党的《准则》,作风正派,疾恶如仇,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,敢于与不正之风作斗争。他生活俭朴,关心群众,对人以诚,平易近人,同群众保持着经常的联系,受到群众的爱戴。

萧殷同志的一生,是革命的、战斗的一生!他的不幸逝世,使我们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、好干部,使人民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文学评论家和作家。我们为失去了这样一位老同志、老战友而感到十分悲痛。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,深切悼念这位为党的文艺事业奋斗了半个世纪的无产阶级文艺战士,萧殷同志虽然和我们永别了,但他风范犹存,他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格,将继续激励着我们。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,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,同心同德,紧密团结,进一步贯彻党的十二大精神,认真学好《邓小平文选》,更高地举起社会主义文艺的旗帜,为提高文艺作品思想艺术质量,为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,为使我国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。

安息吧,萧殷同志!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wenyou.com/13213.html